相关文章

提前1个月!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惠州段全线贯通

烈日炎炎,高温持续,惠州电网5月24日总供6422兆瓦,总供负荷2018年第2次创新高。此刻,电力动脉“新外援”对我市电力保障的重要性与迫切性越发凸显。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,于惠州而言,就是一个弥补电力缺口的重磅工程,该工程东起汕尾陆丰沿海的甲湖湾电厂,途径汕尾陆河、河源紫金,到达惠州500千伏福园站,投产后将为我市及珠三角东部地区送上汩汩电力能源。

近日,记者从惠州供电局获悉,经过7个月的持续攻坚,500千伏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惠州段终于全线贯通,比计划投产时间提前一个月完工。为了加快施工进度,惠州供电局高峰期投入施工人员超过600人,采取大兵团、高强度、优流程作战,保质保量推进。而今,惠州段双回24千米线路均已具备投产条件,只等电力源头“一声枪响”即可送上200万千瓦时强劲能源。

时间紧任务重?大兵团作战!

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,以全长191千米输电线路问鼎南方电网建设十年之最,工程线路长、跨度大、施工难度高,正常需要两年建成。而今,惠州段经过7个月的持续攻坚就全线贯通。梁波涛,惠州供电局项目管理中心第一业主项目部项目经理,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惠州段负责人,用“忙出了惠州速度”来形容那段时间的工作状态。

据了解,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惠州段工作主要包括新建双回500千伏架空线路和500千伏变电站扩建间隔工程,双回线路长度约24千米,共新建铁塔48基。为了确保施工进度,惠州供电局采取了大兵团、高强度、优流程作战,高峰期投入施工人员甚至超过600人。

作为项目负责人,梁波涛堪称是惠州段施工的人员、物资、资金的“总调度”,大兵团作战法让他的工作尤为忙碌。

“我要和多少部门和人沟通呀?数不清了哈哈。”

梁波涛从深山里的基建现场 (没有手机信号),两三个小时以后出来,手机都是要持续震动一分钟左右,然后一看常是满屏红,微信未读信息上百条、未接来电有三四十个。”

“我今年手上共负责23个项目,其中8个项目要在6月30日前完工。”事实上,甲湖湾工程不是梁波涛同步在开展的唯一项目,作为惠州供电局项目经理梁波涛,忙于工作的同时,给家人的电话却越来越少、越来越短了。“原来老婆每天都会问回不回家吃饭的,现在,都默认我不回家,如果回去再自己报备。”

为了将上百号施工人员团结起来,在广东电网的推动下,惠州供电局探索重点工程党组织的动态管理新思路,将党建工作向重点建设工程一线延伸,成立临时党支部。充分发挥每位党员在项目建设中的先锋模范作用,为项目建设注入了源源不断的红色动能。惠州供电局党委书记成国雄、副局长李庭生多次深入施工一线,现场办公协调解决问题,落实责任,加快进度,确保惠州段线路率先完工。

突发状况不断?攻坚拿下!

青苗补偿工作是电网建设项目实施的前提和基本条件。据悉,甲湖湾电厂送电线路惠州段需新建铁塔48基,跨越芦洲镇、横沥镇十余个村庄及国家级生态保护区。据惠州惠城供电局,负责甲湖湾项目前期协调的专责刘秋季介绍,在惠州市、惠城区及芦洲镇、横沥镇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有效地推进了青赔进度,“实际只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‘啃’下了这块‘硬骨头’”,速度之快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。

然而对刘秋季而言,“不到两个月完成青赔”的背后是此前三四个月就开始了扎实的勘查、协调工作。刘秋季介绍说,为了保证工程进度,青赔工作关口前移,他从去年8月份就开始与两镇政府对接,而惠城供电局协理员黄秀全也多次到现场勘查,早上7点出发赶往镇上、晚上7点多才下山的情况都已数不清。

“这次工程全线塔基都在高山上,上山根本没有路,路都是我们一步一个脚印“开”出来的。”刘秋季回忆,他们都会带上一把镰刀,为的就是砍断”比人高“的杂草来开路。除了塔基占地,还有近半数塔基在“人迹罕至”之地,要修建超2公里的施工道路,青赔工作量随之飚增,“算下来道路有50多公里,等于从惠城区修到了惠阳区了。”

青赔工作完成,时间也来到了2017年底,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惠州段也进入了全面开工。动辄花费一两个小时往返于工地之间、与上百号相关人员协调沟通各种问题、为了卡准相关电网设备停电时间开展施工,披星戴月地赶工,对于梁波涛而言,“这都算不了什么”,最令他头痛的是那些突发事件、紧急情况。

“施工到一半塔材要‘断粮’,你说这要不要命?”梁波涛告诉记者,由于各类基础材料上涨,今年供电铁塔的塔材价格比去年翻了一番,由于入不敷出,供货厂家宁愿支付违约金停止了供货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梁波涛一面调配库存的备用材料顶上,确保不能延误施工进度;一面紧急上报南方电网请求支援,塔材供应才恢复正常。

为了确保工程能顺利完成,南方电网还派出南网高级技能专家,魏忠明担任该项目施工方的项目副经理。据介绍,不仅物资调配出现了有惊无险的场景,此次工程中需要用到6支电流互感器,这长7.7米、重4吨的“巨无霸”虽然体型彪悍,但却十分娇气,“我们是捧在手里怕摔着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”魏忠明说,然而就在吊装环节,他们发现部分互感器的外壳有凹陷变形,而此时距离扩建施工的停电日期不到一个月时间,最后通过综合研判,现场处置加上厂家处理等一系列措施,才终于赶在了设备停电前送到变电站进行及时安装。

环境恶劣施工困难?直面“烤”验!

面对记者的采访,梁波涛悉数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惠州段的一个个重要节点,从去年11月动工,到3月23日率先完成全段基础浇筑,到5月5日惠州段线路提前1个月全线贯通,无不见证了电网建设的“惠州速度”。而在“惠州速度”背后是供电人的默默付出。

在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快马加鞭的施工中,寒来暑往,各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不期而遇,施工人员总是直面考验。

在塔基基坑开挖时,遭遇了毫无风化痕迹的花岗岩,面对坚硬无比的岩石,爆破方案影响生态环境走不通,就采用水磨钻的新方法,“但是岩层坚硬每小时最快也只能下钻1.7厘米,而岩层最深接近10米。”为了弥补水磨钻作业效率低的情况,施工人员在保证安全质量的前提下,采取人员三班轮换制24小时不间断作业,发挥“愚公移山”的精神,10厘米10厘米的一点点推进……

入夏以来,线路组塔架线进入攻坚阶段。高温烈日的炙烤下,路上行人都打着伞躲避阳光的照射,高空作业却不能停。“为了预防中暑,工人们背着‘十滴水’上塔。因为来回上下塔很累也很浪费时间,工人们在10几层楼高的铁塔上一呆就是一整天,吃饭、午休都是‘悬’铁塔上搞定。”线路施工负责人熊仕维说。

如今,仅用7个月就已安全保质地完成了惠州段施工,整个工程将提前至今年7月用电负荷高峰来临前建成投产。

“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,建设甲湖湾工程对于我们惠州来说是重大利好消息!”惠州供电局基建部主任林永茂介绍2018年全年用电增量相比2017年的将超过50亿千瓦时,相当于一个三线地级市一年的用电量,迫切需要新的电力动脉 “外援”。“伴随着配套工程的陆续投产,甲湖湾电厂的电能最终将送往我们的仲恺高新产业开发区,破解仲恺区区外借电的困局,助力惠州经济转型产业升级。”

采访即将结束,梁波涛告诉记者,经过甲湖湾电厂送出工程,无论是他本人还是整个团队都得到了历练。一直与梁波涛并肩作战的魏忠明也在调侃中赞叹,“我们兄弟们对梁经理的评价很简单:8小时之内,极品工人;8小时之外,还是极品工人。”

文/图 本报记者张 培 通讯员黎凯燕